周臭臭想带陈蛋蛋看世界

@飞扬的apple呀
收到这本书到了的短信的时候,我刚好在三庆听相声。
我认为这是莫名其妙的缘分。

说到底大大的最后这个系列可能是我看的第一篇九辫儿的文章,从头追到现在,我就是个小透明呀没有评论过也没有主动和大大说过话。
然而在我的想法里,我认为的他们,和您这俩系列,莫名的重合。
大大写的真好呀。

好多人都说呀,实在是心疼张云雷,他这一生除了淏园,除了二楼那间屋子里的回忆什么都没有。
他没有杨九郎的儿女绕膝安度晚年,园子和儿孙满堂。

可我始终在书里,实实在在的心疼九郎,所有人都觉得他是真实的幸福和安宁,可没人问问他

真的想要这么干么?
你这么干,你舒坦嘛?

结婚生子
不去天津
不去淏园
就连那边儿的消息,也被有意无意的瞒着。

就连张云雷的弥留之际,也是有意无意。

他知道张云雷的性子也知道自个儿身上的责任,甚至就算说了要去忘川河也是他去。
可就是没人问问他,淏园那扇门,您这么多年不去敲敲,您累嘛?

可我也仍然疼着张云雷,这么多年他靠着回忆,靠着小天儿和日后有的大孙子,生活着几十年。
太苦了。

我一直觉得这样活着这俩人太苦了,可我看着看着,也找不到任何他俩在一块儿能甜了掉了牙的点。

“秋谷已丰  秋祀已奉 秋念一心只为卿”

他们二人心心念念,那扇淏园的门,也终于在最后被九郎推开。

这样也好,最后的时间里,他终于开了那扇门,而在这一段漫长以及带着苦味的感情里,终于有了妥帖的安稳。

这几十年所谓安稳的岁月,在九郎和张云雷这里,终于到了头。

这二人,谁都不可惜。

仍然希望有下辈子,仍然希望这俩人都没人去忘川河等个千年万年。
他们会再相遇,这一次牵手度余生。

“春水初生,春林初盛,春风十里不如你”

谢谢大大给了这么好的一篇故事,它真真实实,足够明朗甚至是温暖的。
给您比心心~💚
希望九辫儿可以幸福安康~💚
也希望大大您也能平安顺遂~💚

再次实名制给您比心心~写的真的太好太戳啦~❤

= ̄ω ̄=第一次告白喜欢的大大艾玛我太害臊了= ̄ω ̄=